厌卿卿

快乐咸鱼 欢迎来找我 我不是很主动 找我我就一起激❤️情❤️聊❤️骚❤️

不是什么好词 可是很贴切了

我就随便玩了玩…突如其来的难过,耳机里还放着不染,我只是个156cm的孩子对我友好一点

但是突如其来有了灵感(不是

改了个名代表我改过自新了(?)暑假要结束了我想认真写文锻炼自己好好产出哦耶

惊讶已经暑假了吗
垂死病中惊坐起

啊第一次弄这个 背景色胡乱瞎图,字也没有很好看 因为超级喜欢@lon 的冰九的文 (暗搓搓艾特
就写了的

【雷安】我那逝去的爱人

用尽了我一颗直男心


       凹凸大赛突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规定,在48小时内如果没有得到自己心爱的人的回应,那么这个人将会被强制回收。
       安迷修想,如果没有这种狗屁规定就好了,如果雷狮早点说就好了,如果雷狮强迫他也好。
       安迷修坐在雷狮的墓碑前,这样的想法每天都有。他每天都不止一次的回想那两天。
       “安迷修,你没什么话对本大爷说的吗?”
       “对恶党我有什么话好说,”安迷修奇怪的看着雷狮,“你的那些部下呢?”
       雷狮并没有回答安迷修,只是说:“大赛的那个新规定,你怎么想的?”
       “在下还没有心爱之人,所以并不要紧啊。”
       雷狮又沉默了,他盯着安迷修看了一会,看的安迷修心里发毛,安迷修突然发现今天雷狮沉默的次数很多,话也少了不少。
       “雷狮你怎么了?难道是…”安迷修突然想到一个可能,震惊的看向雷狮。
       “啧,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,我怎么可能会有心爱的人。”雷狮虽然这么说着,但是他还是紧盯着安迷修。
       “好吧,那你总盯着我做什么?”
       “我在想会不会有人把你当成心爱之人,那那个人也太可悲了。”
        “如果有那么一位小姐把在下当心爱之人,在下一定会认真回复她的!”
       雷狮又沉默了,他垂下眼睑,安迷修不知道今天的雷狮在想什么,其实他一直都不知道雷狮在想什么,雷狮做事随心所欲又进退有度,今天的雷狮让他感到特别奇怪。
       “安迷修,随便逛逛怎么样,看看其他鶸会怎么办。”
       “啊?”
       “喂,走了。”雷狮说完已经迈开腿走了。
       “雷狮你今天真的不对劲,其实如果你有心爱的人,不要担心,我会帮你……”
        “住口安迷修。”雷狮打断了安迷修的话,脸色不是很好,他看也没看安迷修只管自己往前走。
       安迷修深深觉得自己真的很傻,那个时候没有看出雷狮的心思。
       凹凸星球上并没有墓地,被回收了就是消失了,什么也不留下,哪怕是一片衣角。时间久了甚至会给人一种这个人不曾存在的错觉。安迷修坚持给雷狮刻了一块墓碑,放在森林深处,他几乎是住在了那片森林里,卡米尔有时候会来看看,给安迷修带点啤酒过去。在雷狮被回收之后,安迷修就开始喝起了啤酒,一开始他喝的吐的好像要把内脏都吐出来一样,即使这样他也每天喝的不省人事,卡米尔那个时候看着他神情复杂。到现在安迷修可以说是千杯不醉了,他也不是颓废,他只是静静地在雷狮的墓碑前喝酒,不说话也不哭。
       只是这样的寂静让人害怕。


       雷狮真的觉得安迷修是个傻瓜,他怀疑自己也傻,毕竟把一个傻瓜当成心爱之人的人也不聪明。
       大赛这个规则出来的时候他就预感到,他得不到安迷修的回应的,他不想直接告诉安迷修,他也不想强迫他,他在想着安迷修什么时候会开窍。
        “在下还没有心爱之人,所以并不要紧啊。”
        雷狮听到安迷修这么说的时候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难受,心脏难受的他有点暴躁,他又觉得自己悲哀,他也说出来了,他只是没有直白的告诉安迷修。
        “我很悲哀。”
        雷狮带着安迷修在这48小时里到处逛,他看到了狂傲的大赛第一难看的神情,看到了万年冷漠脸的大赛第二第一次动容,看到那个整天傻笑的叫金的小子烦恼的样子。
       但是他就是没等到安迷修的变化。
       雷狮用他最认真的态度问安迷修:“你真的,心里没有心爱之人吗?”
       安迷修一愣,然后告诉他“怎么可能会有呢?”
       雷狮又沉默了,他不知道该怎么说,他坚决的想让安迷修自己察觉,决算安迷修拒绝了他,那也是之后的事。
        在最后的几小时里,安迷修开始变得不对劲了,他也开始变得沉默,雷狮侥幸的想安迷修是不是知道了,还是他看多了这些,
       悲哀的感情。

       安迷修能感觉到雷狮的不对劲,他心里隐隐有了猜测,但是他主观的不想去接受这个猜测,可他不想否认自己的心里是有一股莫名的喜悦的。既不否认,也不赞同。他就任由这种心情膨胀放大,在雷狮被回收最后几分钟前这种心情临近爆发。
        但是安迷修什么也没说,话到嘴边说不出口,“我该说什么呢?”安迷修想,“我该对雷狮说些什么呢?我又不是…
他的心爱之人。”
        安迷修心颤了颤。雷狮坐在树底下,神情是从来没有过的温柔,安迷修有预感似的走了过去,坐在雷狮旁边,雷狮抓住了安迷修的手,安迷修觉得他应该握回去,但是他想:“为什么呢?我并不是雷狮的爱人啊……我是吗?”安迷修到最后也只是任由雷狮握着他的手,他突然觉得眼睛酸涩,好像有眼泪要出来了,安迷修想。
       “雷狮,我…”在安迷修话还没说完的时候,雷狮吻住了安迷修,这是嚣张不可一世的雄狮所有的温柔,收起了利爪,主动给自己套上锁链,把锁链交给了自己心爱之人,拥围住他,吻了自己的心爱之人,不问原因,不问结果,在最后的一点时间里给了他依旧看不清自己内心的爱人回应。
        “住口,笨蛋骑士,我不想听。”雷狮紫色的眼里有无限深情,他抚摸着安迷修的脸庞,身体变成星光点点,直至安迷修看不清雷狮的样子,他只能看到一团光,然后光团解体,分离,散开,飘散在空中。
       海盗头子终于回归了那片紫色的星辰大海,把自己所有的爱情留给了那个让他收起锋芒的笨蛋骑士


        雷狮在吻住安迷修的那一刻心突然平静了,他有点遗憾,他觉得自己应该听听安迷修要说什么,他应该直接告诉安迷修他的心,但是都最后了他顾不了那么多。笨蛋骑士已经开始有消失的预兆了。
        他想他现在的样子肯定很狼狈,丢人,安迷修一定吓傻了,笨蛋骑士的眼眶都红了。被回收的时候没有任何感觉,他能看到自己一点点变成光芒,身体一点点消失。
        他也看到了他最爱的笨蛋骑士留下的眼泪。雷狮觉得他也不遗憾了,他的骑士察觉到了自己的内心。他终于还是让他的骑士活了下来。

       “我大概是无可救药了。”雷狮在彻底消散前想。




       安迷修在雷狮彻底消散后眼泪控制不住的流,他能感受到那股窒息一般的痛,雷狮最后的吻让他开始有点消失的身体回归了原样。
       安迷修后知后觉的伸出手,但是他已经什么也抓不住了。
       骑士终于还是失去了他的雄狮。



       安迷修花了一周的时间找石头,雕刻,给雷狮刻了一块墓碑,放在森林深处那个雷狮消失的地方,卡米尔来找过他,他看着雷狮的弟弟没说话。卡米尔一直都知道大哥的心意,雷狮从来不在他们面前掩饰,只是在碰到了安迷修之后,雷狮收敛了他的张狂,他的心意,他所有的嚣张在碰到安迷修之后都熄灭了火焰。
       卡米尔想过都是安迷修的错,是安迷修太迟钝,但是他知道大哥的选择,他只能去努力不怪安迷修。
       在他看到安迷修在雷狮墓前喝的烂醉的时候,看到从前正直的骑士竟然杀人的时候,看到善良的骑士开始渐渐不再去帮助别人的时候,他就知道安迷修同样回应了大哥。所有的怨气都在一瞬间消散。


       骑士背叛了他的信仰,为了他那逝去的爱人。

真的是儿童简笔画和直男拍照技术

画的超级粗糙
安哥世界第一好!!!!!!!不接受反驳x

雷安r18 神父雷x恶魔安 《驯服》

我又来了 经历了三次和谐 我就不信了 这次走微博链接
https://m.weibo.cn/5675112683/4238831987010196

我就不信这个邪了